以书会友,书香满园——世界读书日校园随机教师采访(二)

发布:综合实践活动 2016年05月19日 点击:

                                                   综合实践处

                                                  2016年5月19日                                                                  

 

  四、语文老师董玉亮的采访

 



       采访同学:“老师您好,我们知道4月23号是世界读书日,想知道您对读书日有什么看法?”

董老师:把一年中某一天定为读书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4月23日,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5年设立的,实际上它的全名叫“世界读书与版权日”,它的目的我觉得很单纯,无非就是让现代人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能够回忆起在我们历史演进当中,一些给我们人类文化提供巨大精神养分的一些学者、作家们,通过阅读来纪念他们,当然是为了更好生活下去。为什么选择4月23日呢,这是因为著名的剧作家莎士比亚还有西班牙的文学家塞万提斯去世的日子,不过不要忘了中国的剧作家汤显祖也是在这一年去世的。

 

阅读本来是平常事,那为什么还要专门确定一个读书日呢,我的想法恰恰是要反着看,就是说是不是现代人们都没有时间阅读或是不太爱阅读所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一个读书日,我觉得这肯定是好事。接着就是要考虑到,这天我们怎么过。我觉得读书日读书就好了,可以把同学们带到图书馆里,比如说离我们最近的北大图书馆或是国家图书馆,安静读一下午书。当然也可以讲一讲关于书的文化,书的历史,都挺有意义的。也许在北大附中今天这个环境里,能够静下心来读点书,也许有点挑战,但我想,好的事情需要呼吁需要导向需要坚持吧

 

采访同学:“那您对世界读书日有什么具体印象吗?”

谈到我对“世界读书日”的印象,其实并不太深,真正开始关注它可能也就是最近这几年,以前很少听说过“世界读书日”的说法,也曾认为没必要非拿出一天来做读书宣传,因为读书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你的选择——你选择读书是你自己的事,不读书也是你自己的事,但越来越提倡读书,是不是我们在这件事上出了什么问题呢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甲骨文书.jpg
既然聊到了读书,我也更想带着你们聊聊,追根溯源一下,什么是书,它有怎样的历史,以及我们怎样理解它。

 

 你们认为什么书呢?还有就是书可以有哪些读法呢? 

采访同学:“我觉得书应该会有很多种。我们之前做同学的采访,他们有喜欢很多种书的,有喜欢知识类的,有喜欢漫画的,还会有喜欢戏剧的,还会有喜欢哲学的,更多的是喜欢小说的。”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毛公鼎.jpg


     董老师:那如果不从书内容来看,仅仅从书的形式上,也就是书的装帧上来回顾一下吧。其实我想说的,无论我们今天中国人看书多还是看书少,书这件实在是跟我们中国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了。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金文书之《毛公鼎铭文》.jpg


    你看,把字用黑墨反印,这里面涉及到了排版、墨、印刷、装帧。纸说,可以说纸是做成书的最好材质。在纸被发明出来之前,我们中国的书的材质先后经历了石书、金文书还有非常厉害的简牍制就是竹简和木牍当然普遍应用的是竹简,竹子这种廉价的东西,世界很多国家都有生长,但只有中国人把它作为了书的材料或刻或写,单简为简,多简为册,竖行直写,从右及左,基本形成了中国人书写习惯,影响深远,这里就不展开谈了。在公元前后,中国人首先发明了纸,到东汉的时候,蔡伦改进了纸。中国人给人类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贡献就是发明并改进了纸,纸出现之后,做成书这件事就很方便了,它对文化的普及是不可估量的。第二个,墨又跟我们中国文化有关了。中国人在远古时代,就发明了用收集的煤烟来制造墨,它很亮,吸附性非常好,同时又不易变色,这就是黑墨,也是世界性的贡献。那活字印刷术被发明之前,我们中国人就非常善于把文字反刻在一种材料上,所以我常说中国人刻字功夫天下第一,很自豪的。到了唐代,我们已经有非常成熟的雕版印刷了,那么这是最早的机械复印。活字印刷术出现在北宋,毕昇的印刷术比德国古登堡印刷术早了四百多年。纸跟中国有关,墨跟中国有关,活字印刷术也跟中国有关,可以说人类文化的传播史,咱们中国人起到了最基础,最重要的贡献。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也没有理由不读书。中国人是没有理由不读书的,何况我们的先人又给我们留下了非常丰富的文化宝藏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竹书之《郭店楚简》.jpg


    我们手边的平装书,看看每个部位都叫什么?大家都能说出恐怕只是一个书脊,其他的就不太知道,其实,在世界诸多民族中,只有汉民族在定义书时,参照了我们人体部位比如书脊、书口、书头、书脚书根),你看,跟我们人都是一样的,很亲切。

《论语》里面,有孔门四教文、行、忠、信。其中“文”有一个意思就是文献典籍。谈到文献典籍,我们知道从春秋开始,也就是公元前722年一直到清朝,我们的编年体记录史,几乎一年都没有断过,这件事在世界上也是罕见。从数量上说,儒家十三经的字数是数倍于和它同时期、性质又相似的《旧约》圣经。明朝中期以前,中国人拥有的书籍总量,比世界书籍总量加起来还多。但这个局面是被德国人古登堡打破的,他在15世纪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德国的书籍总量很快占据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一,这的确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读书的前提是你得有书,非常幸运的是我们的先人我们留下了浩如烟海般的文献典籍

再举一个事,也跟我们中国文化有关的。中国人现在不读书真的是非常遗憾的事。公元三世纪,中国人就归纳出图书四分类法,五世纪的时候定型为:经、史、子、集。现在的图书馆或是的书店依然还是按照这个分类摆架的。所以从书在我们人类文化史的层面上讲,跟我们中国人有着太深的渊源了。我们没有理由不去读书或少读书。

 

采访同学:“您比较建议我们读一些中国古代的经典吗?”

董老师:“那倒不一定。现在是信息时代,书的形式也多了,所以今天的阅读显得更加随意化,便捷化了,书籍的定义在变。中学生在这个年龄段,也不一定仅仅只限定本民族的,也不要仅仅限定于古代的。我自己的想法是,在北大附中,每个学生在高三之前,不管文科理科,都应该读一些文学类的、史学类的、哲学类的、社会学类的书,广泛一点。文科生也可以读一点科学史类的,理科生也可以读文化史类的,但是读书路子一定要对。识字之后,要首先文学作品启蒙,这是我们生命成长的需要,文学本质是人学,只要是好的,都可以读,因为文学是离心灵最近。尤其到了高中这个阶段,在身体上都快接近成人了的时候,看的书就不能很幼稚了,不能很娱乐化,应该有专业的路子。不能只看教科书,教科书固然很重要,但它是一种表达,有的还是国家意志的体现,如果仅仅看教科书,你的思维会很狭窄的。所以从高一开始,就开始看文学经典,最好是整本的。也可以看一些文化史之类的书要知道些自己民族的事,比如钱穆的《国史新论》、《历代政治之得失》、吕思勉的《中国文化史》、吴小如的《中国文化史纲要》、袁行霈的《中华文明史》张岱年的《中国文化概论》、顾颉刚的《史学入门》等。现在这样的著作非常多。除了阅读历史方面的书,还要看一些哲学的著作,中外都可以看,比如所罗门大问题》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等等,可以看一些社会学的,人口学的,民族学的,当然有时间能看看东西美术史这样的书也是非常有益的比如像巫鸿《美术史十议等。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石文书之《乾隆石经》.jpg


    现在高中生阅读,数量远远不够,内容上又往往太窄、太浅,问题比较多。校园应该是一个学习、读书、成长的环境,其中读书又是影响最为深远的事。

 

采访同学:“现在的通识教育会有比较架构性的东西从书籍里面来吗?

董老师:“我们现在开设的通识课程是不是还是根植于美国的通识教育,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开设通识教育,打破文理粗浅界限,对经典的涉猎要广,不要深,毕竟还小。比如朱自清的《经典长谈》一,这本身就是一种为通识教育写的书

现在的阅读方式非常丰富了,比如说你在网络上看新闻,微信阅读,都是阅读。但这种阅读是短时间内的,断片式的,瞬间的获取一个信息而已,而这个信息又很难长时间留存,只是当下的一个需要,它不能替代有目的的,有兴趣的,有设计的阅读——这是两回事。我们的信息在快速的交换,阅读越来越便捷,但是这些杂乱无章的信息在你大脑中停留时间很短,最后没留下什么,它不能替代经典阅读,不能替代有计划的阅读。”

 

采访同学:“就感觉碎片式的获取信息不能放在和阅读同等的位置上。”

董老师:“对,它是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获取某一个信息,获取完了就完了,不要指望着它代表什么。我也看我们许多同学每天在刷着微信,甚至隔几分钟就滑下手机,一种离不开手机的感觉,要对现在这种微信阅读定位清楚。”

 

采访同学:“您刚才说阅读兴趣是非常重要的。那您觉得来自老师或家长的指导是有必要的吗?”

董老师:“关于阅读啊,我突然想到鲁迅上个世纪,应《京报副刊》之邀,请当时一些名教授、作家对青少年的阅读进行指导他当时的大意是说:‘年轻人,要少,竟或不看中国书,要多看外国书(印度的除外)。不看中国书顶多不能写,但不能写不是重要,现在最重要是行,通俗地说就是不会做事。’但是你放到九十年之后的今天再看,我们可能还是不会行吧,最需要的依然不是读和写。如果非要我建议的话,我的想法是中国书要读,外国书更要读,首先路子要,由浅入深,按着兴趣去看,路子是必须都是经典的书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竹书之《云梦睡虎地秦简》.jpg


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力列出一个书单让某些人必须看。因为读书实在是个性化的行为,每个人阅读都不一样。所以最好的方法是量体裁衣,量身定做的阅读计划,可以是你的家长,你的老师,根据你的兴趣、口味、理解能力有个体针对性地推荐书。读书本身不是苦事,兴趣是最重要的。

我一般都会在第一节课推荐贾平凹的《读书示小妹生日书》,那里边谈得非常好:先以一个人建立起兴趣。我还起了一个名,叫阅读原点,由这个原点建立你自己的读书网络,你吃透了一个人,就会发现经典之间是有联系的,有交织的。我们现在同学的问题可能很复杂,但是归结起来,首先静下心读书这件事做得不是很好。读书也是一个自我认知的过程,能够让自己沉静下来,而“好书不厌百回读。”一定要温故知新,《论语》中说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就是这个意思。

一个读书的人和一个不读书的人是很难交流沟通的。他们之间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的读书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学一毕业,工作了,读书也就随之终止了。可能上学的时候最熟悉的,看得最多的还是教科书。但是你只看教科书,脑子肯定是会看傻的。

 

采访同学:“那您会不会觉得学校的教学没有更多地强调书对你的改变,更多的强调的是学术方面的东西。”

 

董老师:“这就是学校的局限性了。学生肚子里的书还是死书,死知识。什么时候变活呢?一定是跟生活跟社会结合起来的,然后你就会发现‘啊我学的东西真有用呢。’这时候就活了。包括《论语》里的语录,它是对生活的归纳和提炼,但是你没有这种直接体验,你只能被动地把它记下来。我们的教学如果考虑‘行’的层面那就厉害了,这是一个很深的层面。如果我们要把经典在生活上印证,那就只能走出去。比如在寒暑假的时候老师们带学生去游学,吃喝住行都是学生自己设计解决,这个时候你才发现你的能力的欠缺,行的不足一下就体现出来,所以学跟行都不是割裂的。我们现在的学习太过于局限学校了,视野和胸怀都有些狭隘。主要是顾虑太多,什么都要考虑到要兼顾到,最后什么也做不成,只能将上千人圈养在校园里面了,很不好玩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石文书之《开成石经》.jpg

 

采访同学:“老师您觉得北大附中的语文教学模式对我们阅读有什么影响?”

董老师:“那现在开设的经典阅读,这个路子是对的。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这样的模式与传统的统编教材上语文课,差异非常大。第一个就是衔接的问题,有些新高一学生突然面对经典原,无论是在方法上还是个人学习能力上,都遇到了巨大的挑战。第二就是从老师层面,首先要思考到我们需要开设哪些经典,哪些是这个年龄的学生需要的,哪些是不适合,这些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从选课层面上来说,自由应该是相对的,课程首先是适合自身的情况。如果少数基础薄弱,阅读能力较低的不适应经典阅读怎么办?我想可以把国家统编教材压缩在短时间内落实下去,再开设一些适合这些同学的课程。当然,自由选课不等于随意选课,应该一些是选修当中的必选课。

还有就是对于优秀毕业生的认定,我想可不可以在北大附中荣誉文凭条件加上一条:至少阅读了哪些书之后,才可以申请。其实读书这件事是很好评价的。这样一来,读书就是一个指挥棒,是硬性标准,优秀嘛,是要有门槛的,这个门槛最好是宁缺毋滥,高一点,过于平常,这荣誉也就不值钱。所以对于学校教育来说,读书是可以引导并能操作的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的经典阅读,缺少一种深入的研讨,学术的研究。有时候我们太肤浅了,对经典不够敬畏。它之所以成为经典,必然是经过了历史的检验。从老师的层面来说,要抓研讨,做学术。从兴趣入手,引导学生深入经典。

 

采访同学:“您有没有比较特别的阅读体验可以跟我们分享的呢?”

董老师:“呵呵,这个话题是很有意思的,前几天,谷杜同学约我在读书日开个讲座什么的,我拒绝了,原因总觉得这种形式意义寥寥,我建议他搞一个我与书的故事》征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与书的故事,讲起来都不一样我的第一本书是《说岳》。它就在我们家炕梢扔着,前面没有几十页,后面又了几十页,火炕烘得书纸发黄,又很硬,破破烂烂的,但它是我家唯一的书,那只能看它了,它讲的是岳飞和岳云的事,非常好看。这种有点传奇又有点武侠的书是我的启蒙,我对这类书的兴趣非常大,后来陆续读了《三侠五义》、《玉娇龙》等,这种带有武侠味道的,还有一些历史知识,真上瘾。这是我阅读的开始。

考进高中后。记得高一,那会金庸《射雕英雄传》开始流行,我们整个年级就一套,中下三本,大家排队轮流。排到我这是晚上,翻开第一页,古典味儿十足,故事非常传奇又浪漫,迷人啊!晚上在宿舍点着蜡烛看,不睡觉,浑身跟打了鸡血一样,不困。第二天上课,什么也听不进去,偷偷又看了一遍。到了晚上赖账不,又看了一遍。一口气看了三遍,记得我看完了,就是月考,那次好几科都没及格。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木牍.jpg


然后就迷上了金庸,之后还迷过琼瑶。但当我看了三毛的书后,就把琼瑶的书扔了。高二之后,自己看了很多文革之后的伤痕文学、知青文学,因为我母亲是知,我想把那段历史弄清楚,看的很多,这时候三毛的也就被我抛弃了。我想,看书一定是要喜新厌旧的,不能总停留在一个层面上,可能也是一种成长吧。

有一件事我很难忘。有一个学长,他高考考上了,我们那高中每年考不几个。他高三毕业前送我一本书,是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那时候在全国刚火接着就得不行了。送给我时,那本书都快被翻烂了。是我第一次接触余秋雨的语言,非常整齐,句子带有点韵律,内容都是对一个个文化遗址的思索,他到处讲学,游历古迹,每次站在这些历史的遗址上,做古今的对接,思想很深刻,语言很美,那会我爱得不行了,一遍一遍读,有的甚至能背,在作文里也经常一段一段地引用,老师夸奖,同学羡慕

上了大学之后,北师大中文系自己的图书馆里有文革之后的书籍杂志,按期收集,非常丰富。记得有段时间天天泡那里关于伤痕文学、知青文学,一本本看,一期期读,真是享受啊。

我觉得读书要喜新厌旧,但路子一定要对,就是说它首先经典,去建立你的阅读原点,第一个、第二个慢慢地在你心里编织起阅读的网络,经纬分明

回忆起来,我个人在高中时代看得最多的还是俄罗斯文学,大学之后成体系看的是文革之后到九十年代之前,“黄金十年”的文学。从刘心武的《班主任》开始发真声,作家们被压抑了十多年的情感像火山爆发一般喷涌来,有温度的语言,有深度的思想,虽然是在反思,气氛比较沉重,但好看!十年的文学黄金时期大学时代我基本就是陷进去了,出不来,毕业论文写的是张承志,我最喜爱的一个作家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西汉墓砖《抱简图》.jpg


    毕业之后,意外地做了老师,这时候的读书基本是为工作需求而看的。我觉得这是现实的阅读,不是从兴趣出发的。比如说我要开《论语》研读这门课,那就要求自己把研究《论语》的书,能看的都要看了,看一遍记不住就得看几遍。我个人非常喜欢鲁迅,大学时代就喜欢,但那会只是跟随老师学,没想到去研究,现在开设《鲁迅作品选读》就需要我把国内外研究鲁迅的大家的作品都要看遍了,时间不够,就挑最具代表性的著作看。当然最重要的反复阅读鲁迅的原著。这就是我所说的路子要对,像国内的研究从李长之的《鲁迅批判》开始,然后周作人、许广平、周海婴、冯雪峰到后面的乾坤、孙郁、黄乔生、钱理群王富仁等人的研究著作;国外的以日本为主,从内山完造开始,到增田涉、竹内好伊藤虎丸、山田敬三、山英雄等等,要清楚每个时期国内外鲁迅研究著作。最后你的脑海里就建立鲁迅的阅读原点了,自然也就形成了我鲁迅观了。工作之后看书的目的性很强。这些书一方面可以解决你工作上的问题,一方面还可以给你不同的视角。

 

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无论是对老师还是对学生,那就是文史不可分。国文和国史必须要结合起来,对语文老师或是叫国文老师来说,更应该是国文加国史教学,这件事罗庸先生早已论述得非常清楚了。一个学生他在高一高二语文课上,除了要看老师推荐的经典以外,还要了解本民族的历史,这是一个基本的学习路子,是认知你民族身份的一个重要手段,前面我已说过了。

 

很久以来,清晨的校园里听不到读书声了,这是件人很难过的事。古人读书朝经晚史,是有道理的。想象一一个安静的清晨,树荫下,角落里,随时可以听到孩子们的朗朗的读书声,是多美好的事情。

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也不是坏事,至少知道自己哪里欠缺。现在最可怕的是有些人根本就没有读书的需要,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没有读书的需要才是真的可怕。

 

最后,我想谈一点,读书能治病的事,当然“治病”是个比喻了。读书什么愚蔽”的病。那什么是“愚蔽”之症?我借用罗庸先生的说法,说读书的一个意义吧。《荀子·,历数了欲恶、始博、浅、古蔽,归结起来就是“凡万物异莫不相为蔽此心术之公患也。”那愚蔽之症具体表现是怎样的呢?开始可能是因知识浅薄,见识寡陋;或是先入为主,固执成见,于是对于相异相违说,惮于理会。可能还有嫉贤妒能的心理,慢慢地,导致自己心不在焉,黑白在前而不视,雷鼓在侧而不闻。就像礼记·大学》中所说:“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我自己的理解就是首先是心盲,然后就是眼盲,一切不容于其心,熟视无睹。读书能明理,书读多了,自然会心明眼亮。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程说:“古之学者为己,其终至于成物;今之学者为人,其终至于丧己。”为一个功利目的读书最终丧己,要是连书都不读,那只能是村氓,但又没有村氓的质朴结果只能是愚蔽,通俗地说就是气量狭窄、目光短浅终日蝇营狗苟钻营取巧甚至沦戕贼。

纵观我们生活的环境,读书习惯的人是不多的,更可怕的情况是不读书的可能也不羡慕读书的,他没有读书的需求,自然很少反躬自省,推己及人了。患有愚蔽人,常常木然无感,茫然无思,这样的现象在我们身边随处皆是。读书,成为习惯,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可以使我们的生命活泼新鲜,刚健有力,无思不睿无感不通,多读书可以使空洞变为充实,糊涂变得明白,这样就不再愚蔽了。慢慢就过渡到己而读书了。


Macintosh HD:Users:tuzi:Downloads:给杨涵的照片:石鼓文书.jpg

 

成为老师之前,我的读书多是从兴趣出发,可以说是读,但成为老师以后,多是因教学需要有明确目的的读书在“世界读书日谈读书,我个人认为作为教师需要读书无论你是小学老师还是大学老师,无论是文科老师还是理科老师,首先要读《中国古代教育史》之类的书,作为教师如果连自己民族的教育史都不太清楚,可以判断你并不职业,了解了我们古代教师和学校都做过了什么,做到了什么程度,有哪些教育理论。才能在今天这个各种土洋教育思想混杂的时代,心明眼亮,不被忽悠,误人子弟当然你也就坚定自己的教育思想了第二本书是《论语》,我个人认为中国教师必须是要熟读《论语》,因为这实在是一本“悦于学而乐于教”的好书,里面关于教育的思想、方法、技巧、规律无不阐释得精纯。第三就是《礼记·学记篇》虽然只是一篇而已但如果没读过此篇,真是个大遗憾。《礼记·学记篇》有教导、学习、学校、教育等不同的意义。两千我们先贤们提炼归纳出来,相当完整而且成熟的教育论著。里面给我们提供可以参考的教学营养非常丰富——预防、适时、循序、观摩尤其重视引导与启发。现引述一段: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 《礼记·学记篇》里面有大智慧,遗憾的是没引起我们今天人们的重视。如“时观而弗语存其心也。”非常了不起,意思说教师要学会观察学生,不要事事叮嘱,要让学生自己动脑筋、存疑问,培养独立思考能力这不正是我们现在提倡的基于核心素养的自主学习吗?很多人以为又是欧美引进的先进理念,简直可笑,看看中国古人在两千年前根据教育实践都提炼出了怎样厉害的理论阅读了一些关于古代教育、古代科举的著作之后,就不会轻易去否定历史更不会盲目迷恋国外的所谓优秀理念了至少让你不再愚蔽。

 

四、董少瑀老师的采访

董老师表示对世界读书日的活动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作为一只懒得动弹的单身汪,还是比较喜欢宅在家里读书的,所以没有特别新奇的感觉,董老师强调他喜欢阅读真的是因为懒。不过表示咱们学校做的那个旧书交流的活动还蛮好的,虽然他说哪一本书都舍不得交换出去。

谈到有趣的阅读经历,董老师说小时候去图书馆,看书看出神了不知道爸爸去厕所,然后回过神来吓哭了。

同时,董老师表示对于高中生来说,看书是一件随缘的事情,没啥用,如果用到了是一种福分。如果硬说的话,应该是可以了解这个世界事实上是什么样子吧,不会活在自己的幻想或者其他人的描述里。

最后,董老师给我们推荐了一本书:《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原因就是书里的原文:“当你下定决心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帮助你”。

                                                                        (采访:杨涵、温少扬、王裔初、甘晓露)

                                                                                                                                                                                                      北大附中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