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麦田——记明德书院戏剧节

发布:明德书院 2016年05月30日 点击:

文/王飞扬

图/苏可昀

晚八点,黑匣子温暖的橙黄色灯光下,掌声如雷。台上的演员、导演和所有工作人员手牵着手向观众们鞠了深深一躬。一声清脆的快门声仿佛使时间停驻在这一刻,雪花泡沫零零落落地撒在地上,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显得格外幸福而明媚、满足而真切。

20151229日,在2015年的倒数第三天,历时两个学段的明德书院戏剧节终于落下了帷幕。一场饱含着真挚诚意戏剧《麦田里的守望者》在大家无限的期盼中,如期与观众们赴约。

与学校坚持不懈的斗争终究还是败下阵来,临近圣诞节,16岁的霍尔顿又被学校开除了。顶着一顶棒球帽,霍尔顿回到了纽约城,开始了浑浑噩噩游荡的日子。酒吧的黑丝女郎,寻欢作乐,似乎对这个未成年的小毛孩不屑一顾。爱财的红围巾妓女,更是觉得这胆小鬼荒唐而无趣,揣着500块骂骂咧咧地摔门离去。女朋友萨莉打来电话,虚情假意,得意地声称自己找到了新男友。纽约的日子真是糟透了,霍尔顿觉得透不过气来。

若说这无尽的压抑中还有那么一丝光亮,那便是可爱的妹妹菲芘和女神琴。琴,那个总穿白裙子的女孩。初遇时,琴便那样安静地读着书,纯净而美好。有一天,琴说,她要搬家了,去西部,很远很远。

偷偷溜到深夜的家中,霍尔顿轻轻地叫醒了熟睡中的妹妹。聊天、跳舞,那么短暂却又有着那么安全而踏实的幸福。霍尔顿告诉妹妹,他要走了。

他梦想的生活,是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账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再见妹妹,霍尔顿本以为是一次不舍的离别;远远走来,却看到了妹妹和她塞满衣服的旅行箱。妹妹撒娇,硬要和哥哥一起走。望着妹妹孩子气固执的面孔,霍尔顿垂下了头。他不去西部了。

霍尔顿最终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在学校庸庸碌碌,逆来顺受。

但这却是他过得最好的一个圣诞节,满是青涩而美好的回忆。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霍尔顿,被精神上的压抑和心理上的挫伤与孤独重重地压着。人们泯灭自我,迷失自我,找不到最初的那个自己。霍尔顿是这场反抗战争的代言人,也是牺牲者。霍尔顿再也无法成为麦田里的守望者了,但或许这个纯真的梦,还会一直留在他内心深处。

剧中的每个人物都在演员们的出色演绎下变得有血有肉、有情有恨。满是涂鸦的蓝色背景板的巧妙设置凭着简单的移动分割舞台,承担了重要作用。淅淅沥沥的小雨、纷飞的雪花、温馨明亮的灯光使我们仿佛一同置身于圣诞节的纽约,置身于霍尔顿的回忆中。

3个月的辛苦准备,终于以3场精彩的戏剧收尾。戏剧带来的,是演绎,是理解,是用别人的人生感悟现世的哲理。

让我们一起关注接下来几个书院的表现,也让我们一起期待戏剧节的闭幕式颁奖。静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