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话别——记《共同的底线》读书会

发布:元培学院 2013年07月06日 点击:

撰稿:杨仁旺老师

7月5日中午,在B205元人文教室,我与十多位朋友一起研讨清华大学历史系秦晖教授的《共同的底线》,一同探寻底线的大致位置。我原来的预期是来的老师可能会比学生略多,因为学生对这类学术性较强的读书会可能不太感兴趣,而且由于会考导致的课程调整,中午还有不少学生有课,出乎意料的是,共有6位老师和9位同学前来捧场,令我备感欣慰。

http://fmn.rrimg.com/fmn060/20130706/0955/large_Eoda_06d400001a7e1191.jpg

我先介绍了选择研读《共同的底线》的原因,这本书的绝大部分内容写作于2002年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出版,但这些文字现在读来,仿佛写于昨日,可见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社会在底线问题上几乎没有什么进步,因此非常值得共同来探讨。另外,这本书帮助我整理了一些原本比较凌乱的想法,使自己有了一个反思自我的过程,我也想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跟志同道合的朋友来一起交流。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IH1F_05ce00000e07118e.jpg

什么是共同的底线,秦晖教授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界定,我只好斗胆根据自己的理解草拟了一个,供大家探讨。在举例说明时,王耀杨老师给出的视角与我不谋而合,他列举了历史上中西方各种践踏底线的事件,来映照底线的相对位置,而且王老师列举的事件完全覆盖了我在后面列出的事件。

http://fmn.rrimg.com/fmn065/20130706/0955/large_Me46_183a00001a031190.jpg

至于为什么要探寻共同的底线,我的理解是西方社会已经在底线问题上有了较明确的认识,而中国社会却在很多问题上连底线在哪里都是模糊不清的,而且社会的极端化与高度撕裂导致在底线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很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交流与探讨。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0/large_FKEq_2f3f0000025a125b.jpg

接着我开始介绍这本书的主体内容。

http://fmn.rrimg.com/fmn057/20130706/0955/large_xE1z_78710000025a125c.jpg

全书共分为四大部分。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J8vX_2f300000102d1260.jpg

第一部分主义的底线,共有四篇文章,第一篇是秦晖教授给自己的另一本著作写的韩文版序言,文中明确提出了现代西方思想的共同底线;第二篇文章主要论及中国国情之下的共同底线;第三篇文章澄清了自己探寻的共同底线不同于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提出的第三条道路;第四篇文章是秦晖教授与杨支柱先生就公民权问题展开的辩论。

http://fmn.rrimg.com/fmn059/20130706/0955/large_MTRE_266700002067125f.jpg

这一部分主要论述的是两大主义的问题。

http://fmn.rrimg.com/fmn062/20130706/0955/large_STSB_25b700001f84125f.jpg

我选取了社会资源分配的视角来解读两大主义的区别。虽然两大主义存在明显的分歧,但是他们的共同底线是最低保障能够全面覆盖,保证社会底层弱势群体的基本生活需求得到满足。而这条底线在中国还远远还没有构筑起来。

http://fmn.rrimg.com/fmn060/20130706/0955/large_xXXj_01a100001d75125d.jpg

我以涉嫌制造6·7厦门公交纵火案的陈水总为例,说明中国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还处在很低的水平。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Iu3v_078800001a481191.jpg

而与城镇居民相比,农民享有的社会保障更是少得可怜。我援引了一组数据来说明不同阶层在社会保障方面的巨大差异。

http://fmn.rrimg.com/fmn061/20130706/0955/large_DdSG_07bd00001a401191.jpg

我党的江山是农民兄弟帮忙打下来的,但是新中国成立后,农民却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剥削和掠夺。先是通过统购统销和工农业产品剪刀差这种以农补工的方式完成了工业化的资本原始积累;改革开放后,大量农民工进城打工,在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藩篱之下,农民工兄弟以极其廉价的劳动把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在当下轰轰烈烈的城市化大潮中,政府再一次向农民伸出了黑手,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从农民手中征用土地,再高价卖给开发商,从中渔利,靠着土地财政维系政府的运转。中国的农民历来都是最好欺负的,农业社会是超稳定结构,不把农民逼上绝路,他们不会起来反抗。但如果一次又一次把农民推入火炕,这个社会将会被撕裂到何种程度,还有何底线可言?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CWqI_188b00001a2e1190.jpg

再看看中国社会十大阶层中的上层,他们如何利用手中的权力,将老百姓的保命钱用于谋取个人私利。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hrGC_17ea00001a271190.jpg

上海社保案,涉及挪用资金数十亿元,引发朝野一片震惊。社会底层连最低保障都没有,而社会上层却假公济私,中饱私囊,如此没有底线,更突显出寻求底线的价值所在。

http://fmn.rrimg.com/fmn059/20130706/0955/large_168z_156f000019ef118f.jpg

在这个问题上,秦教授的观点是不患寡而患不公,不患不均而患不自由

http://fmn.rrimg.com/fmn056/20130706/0955/large_KTTS_152600001a35118f.jpg

第二部分是左右的商榷,共五篇文章,第一篇写于《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之时,核心观点是反对强制的乌托邦;第二篇表明了秦教授的主张,既不要民粹主义,也不要精英主义,而是寻求共同的底线;第三篇秦教授认为在谈主义之前先要争取基本的自由权利;第四篇是关于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经济学争论;第五篇是秦晖教授与经济学者崔之元先生关于经济制度的争论。

http://fmn.rrimg.com/fmn064/20130706/0955/large_D44V_050f00000e0b118e.jpg

我主要选取了第二篇文章来介绍秦教授的观点,先介绍民粹主义的主张。

http://fmn.rrimg.com/fmn065/20130706/0955/large_wyhD_052b00000e0d118e.jpg

民粹主义在新中国是有传统的,最典型的莫过于文革时期的红卫兵。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gsJN_2e4000000feb1260.jpg

即便在今天,民粹主义依然潜伏在国民内心的阴暗角落,一旦有机会,就会爆发出来,例如打砸日货等行径。

http://fmn.rrimg.com/fmn056/20130706/0955/large_jbMV_239600000277125f.jpg

说完民粹主义,接着说精英主义,我认为中国的精英主义在历史上更恰当的叫法是权贵主义或者官本位,这有着数千年的悠久历史,可谓根深蒂固。而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官本位模式呈现新的变化趋势,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以及知识精英逐渐形成联盟,垄断了社会的优质资源。

王耀杨老师指出并不能简单地做加法,因为所谓的知识精英完全不是独立的,他们依附于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这个观点我很赞同。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EZ4G_264700002031125f.jpg

民粹主义精英主义之间,秦教授表明了他要寻求的共同底线。

http://fmn.rrimg.com/fmn062/20130706/0955/large_Pf2R_7ffd00001d93125d.jpg

第三部分是经济与政治,经济部分的两篇文章主要是和郎咸平教授探讨国企改革和经济体制转型;政治部分的两篇文章主要是讨论大小政府的问题。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0FDX_2f000000102b1260.jpg

说到国企改革,我想到了国进民退大潮中风光无限的央企,这些由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直属企业享有优质的资源,优厚的待遇,以不公平竞争的手段把民营企业打得落花流水。这与旧社会三座大山中的官僚资本主义有何区别?这座大山被搬走以后,是不是又搬回来了,或者说它根本没有搬走,一直改头换面存在着,只是近些年又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http://fmn.rrimg.com/fmn065/20130706/0955/large_Ha7s_078800001a491191.jpg

国企改革为什么出现尺蠖效应,所谓尺蠖是一种虫子,不管它弯曲身体还是伸直身体,都朝同一个方向行进,国企改革也一样,不管怎么折腾,都在泥潭中行进。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brW2_263700001fdb125f.jpg

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改革,让我想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大改造: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其中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其实就是把资本家的私营企业变成公私合营,再变成国营,虚构一个概念,把私人资产变成国有资产,再通过股份制改革,把国有资产变成私人资产,只不过变换了主人。

http://fmn.rrimg.com/fmn060/20130706/0955/large_VkAB_7f7d00001d91125d.jpg

旧的三座大山未去,新的三座大山又来,中国社会的改良任重道远。

http://fmn.rrimg.com/fmn061/20130706/0955/large_ZpoQ_180a00001a1a1190.jpg

这部分的后两篇文章谈到了大小政府的问题。

http://fmn.rrimg.com/fmn057/20130706/0955/large_9dXg_162f00001a14118f.jpg

我认为大小政府的权力来源是不一样的。我们在受教育的过程中,被强制灌输的各种合法性认同太多了,政治的洗脑自不必说,历史的阉割也无处不在,连读到一些思想相对正常的书都不太容易。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ELyA_070800001a4c1191.jpg

我们奢求好政府,但我们也不要坏政府,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守住底线。

http://fmn.rrimg.com/fmn064/20130706/0955/large_6xen_064e00000de8118e.jpg

全书的最后一个部分是文化的底线。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L2i6_17fa00001a191190.jpg

主要论及的问题是经济一体化会不会导致文化一元化。秦教授的观点是不会,他主张自由选择基础上的和不同,反对强制同化和强制反同化。全盘西化论自然是强制同化,历史证明是不可取的,而央视禁止使用NBA这类英文缩写就是在强制反同化,这也是不可取的。文化需要互相尊重和相互包容。

http://fmn.rrimg.com/fmn056/20130706/0950/large_PQAf_2f6a0000024e125b.jpg

介绍完全书的整体框架后,我从文中提取了秦教授的核心观点。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Bj3Y_2f30000010301260.jpg

我们的底线是:争取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与社会保障。中国社会要实现这一点,还任重道远。

http://fmn.rrimg.com/fmn062/20130706/0955/large_AZTA_25ec00001f2e125f.jpg

在阐述完秦教授的核心观点后,我谈了一些个人的想法。我个人认为中国社会要走出其兴也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就不能再走暴力手段改朝换代的老路了,这条路只能走入死循环,因为暴力夺取的政权必然走向新的集权统治,只有通过不断的社会改良,才能使社会不断走向完善。至于老舍先生在著名话剧《茶馆》中提出的改良改良,越改越凉的言论,我认为是我党在为发动革命,用暴力手段夺取政权寻找合法化的认同,只有让你认同了改良无用,你才会相信造反有理。

http://fmn.rrimg.com/fmn062/20130706/0955/large_YwvD_163f00001a94118f.jpg

读书会的最后一部分是自由的探讨交流。我主要选取了三个话题:法律的底线、学生的底线和教育改革的底线。

http://fmn.rrimg.com/fmn056/20130706/0955/large_50hx_015900001d88125d.jpg

先以许霆案为例,共同探寻法律的底线。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rfuk_058b00000e13118e.jpg

我把案情和审判过程进行了简单描述。然后进入法律底线的探讨,王耀杨老师和吴蔚老师都发表了高见。王老师认为法律的作用不在于放大罪恶,以震慑臣民,而应该在于导人向善,以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王老师还回顾了中国历史上的各种刑罚,认为对人肢体的迫害是古代刑罚的共性,因此在这种历史包袱之下探讨法律的底线格外艰难。吴老师以严打为例讲述了中国国情下的法律其实是以党的意志为转移的,党需要严打的时候,可以不按成文法进行判刑,抢一部相机就可以枪毙,党凌驾于法之上,底线就无从谈起了。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IaBV_07bd00001a421191.jpg

 

我也谈了一点个人的看法,历史上的中华法系的一大特点是重刑法而轻民法,这与王老师的观点是契合的。但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并非传统的中华法系,而是在借鉴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欧洲大陆)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的法系。我认为法律至少应当有以下几条基本的底线:无罪推定、程序正义、同罪同刑、告知义务。具体在许霆案中,首先应当假定许霆无罪,公安部门和检察机关负责收集相关证据来证明许霆有罪;收集证据的过程中不得使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以保证程序的正义;在量刑问题上,云南曾经有一起相似的案例,一位出身农村的大学生何鹏因为银行账户出错,原本只有10元的账户里居然后面冒出了好几个零,他心存侥幸,分224次取出了42万多元,最后以盗窃罪被判无期徒刑,在许霆案改判为5年后,何鹏案也被改判为8年零6个月,在司法过程中同罪不同刑的现象还大量存在,这是践踏法律底线的。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们的国家做得很不理想,就是法治教育。要想公民守法,就得让他们先知法,如果公民成长过程中连基本的法律常识教育都严重缺乏,如何能够指望他们长大后能够守法用法。我相信许霆、何鹏等人如果知道他们行为的后果是数年的牢狱之灾,他们是不会心存侥幸的,因为银行有确凿的取款记录,你抵赖是赖不掉的,他们都误以为银行没发现自己就赚了,哪怕发现了只要把钱退回去就没事儿了,正是这种缺乏基本法治常识的想法促使他们多次取钱,所以说多盖一所学校就能少盖十所监狱,现在的问题是学校教育存在明显的应试导向,并没有给予法治教育基本的重视。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x11z_30db000002661260.jpg

探讨完法律的底线,正好说到了学校教育,就接着探讨学生的底线。我以几个不同版本的学生守则为例,进行底线的探讨,因为我认为学生守则本身就应该是学生的底线,但是咱们国家的底线貌似出了问题。我找了网上广泛流传的中、美、英、日四国的学生守则进行对比。这里先声明,中国的学生守则是由教育部颁布的,全国通行的,而美国、英国以及日本的学生守则未必是全国通行的,可能只是某些地区或者某些学校的,因为我没有查到这些守则的官方出处。

http://fmn.rrimg.com/fmn059/20130706/0955/large_fLXu_180a00001a1b1190.jpg

先进行中美学生守则的对比,王耀杨老师以子产铸刑鼎为例说明成文法的意义,而成文法必须是具体的,可操作的,但是中国的学生守则满篇都是高大全的言论,这根本不是学生的底线,这已经是对道德完人的要求。劲松同学以明太祖朱元璋颁布的《大诰》为例,说明具体的规范比假大空的说辞更有实际意义。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SX3Q_2e30000010131260.jpg

我也谈了一点自己的看法,我认为中国的学生守则有较强的意识形态色彩和道德说教意图,缺乏对学生个人权利的保障,更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每个学生都可以说自己每条都做到了,也可以说自己条条都没做到,所以这种规范其实最后就变成了虚假的口号。吴蔚老师也说中国的教育就是教学生学会虚伪。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1245/large_NDVZ_064e000013f5118e.jpg

再看看英国的学生守则对学生权利的高度保护,如果中国的学生守则有这么明确的规定,那还会有那么多校园性侵事件发生啊。

http://fmn.rrimg.com/fmn061/20130706/1245/large_CmcG_07e8000020351191.jpg

日本的学生守则与其国民性是高度吻合的,还保留有儒家文化中一些等级秩序的色彩。

http://fmn.rrimg.com/fmn060/20130706/1245/large_ZQNR_24ea0000038e125f.jpg

所以我认为教育与公民素质乃至国家气质都是息息相关的。

http://fmn.rrimg.com/fmn059/20130706/0955/large_fyz4_162f00001a15118f.jpg

回到咱们附中的教育话题,我以一封家长信为例,和大家一起探讨学生的底线。

http://fmn.rrimg.com/fmn063/20130706/0955/large_5MIn_060e00000e48118e.jpg

我主要想探讨两个问题:学不学、怎么学。学生有没有自主选择学还是不学的权利?如果选择学,学生能不能在学习过程中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我个人的观点是:学生应该有自主选择学或不学的权利,义务教育不是学生的义务,而是政府的义务,纳税人向政府缴纳税收,政府有义务向纳税人提供公共服务,教育无疑属于公共服务范畴。至于政府提供了教育资源和教育机会,学生是否选择利用这些资源,应该是学生的个人权利,而非义务。

如果学生选择了享受学习的权利,能否在过程中使用作弊手段呢?明显是不能,因为诚信应该是全社会的共同底线,学生不能践踏。

http://fmn.rrimg.com/fmn065/20130706/0955/large_qWXp_785100000261125c.jpg

最后,我和大家一起探讨了附中教育改革的底线。我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教育改革一定要充分尊重学生的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学生之所以在中考填志愿时选择北大附中,是选择自己认可的高中三年的培养模式,这相当于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契约,在不告知的情况下单方面打破这个契约是践踏了底线的。如果学校要改革,必须征得学生的广泛同意,达成新的契约,如果存在较大的意见分歧,应该给学生自主选择是否参与改革的权利,即提供两种模式让学生自选。这才是民主的改革。

而且教育改革不能拿学生去试错,这跟实验室里做实验不一样,一旦错了,可能会耽误很多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我认为理想的教育改革应该是帕累托改进,在不损害一部分学生利益的前提下,让另一部分学生变得更好,而不能是让一部分变得更好,另一部分人变得更差。

另外,教育改革应该以学生的长远发展的目标,绝对不能带有功利化的色彩,如果改革者想借着改革成就个人功名,改革就偏离正轨了。我真心希望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心希望附中的改革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

http://fmn.rrimg.com/fmn058/20130706/0955/large_u12t_25b700001f87125f.jpg

我阐述完个人观点后,王耀杨老师、吴蔚老师、周磊老师和部分同学都谈了自己对附中改革的看法,给我不少启发和借鉴。

探讨结束后,我简单对共同的底线进行了总结,我希望我们的社会将来能够不断改善,能够让这些现在看来遥不可及的想法变成社会的共同底线,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为达成一些底线的共识而贡献自己的力量。

http://fmn.rrimg.com/fmn060/20130706/0955/large_wBUn_2e700000100c126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