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节第七场《Dead Poets Society》| 至善书院

发布:艺术中心 2017年01月05日 点击:

漫天的书、漫天的雪花、漫天的咆哮声——
 
至善戏剧节的此次展演的道具布置像是这样一场飘飘落落的冬景,还能闻见铺满白霜的窗前一排排硬木课桌淡淡的木屑味。禁锢孩子们的书本错落地悬在舞台的两边,很好地利用了黑匣子剧场正上方的空间,仿佛让舞台化作一所人偶的戏剧盒子,里面有朱丽叶白色丝边纱裙裙角沾的咖啡。孩子们身披着黑色披风,伴着幽暗的夜色来到小公园——死亡诗社,那是他们得以释放和宣泄的地方。电影中原本的树丛、洞穴没有了,而是创意地改为杂乱摆放的课桌来作为背景,中间一块淡蓝色的餐布,也是这种诗意的别样诠释。
 
听见学校旁边教堂里传来的钟声了吗,还有韩加沛(韩旭龙 饰)纵身一跃坠入黑暗的那声凄切的玻璃破碎声?最难忘的还是王老师(王兴桐 饰)的口哨声,教课伊始,他一身黑色西服走进教室,凝视……点燃,双眸温柔而有力。“你个胆小鬼——”一句话,足矣。留下一点时间给林漪(燕漪琳 饰)好好写一首自己的诗吧,留下一点时间给林漪在雪花里呜呜咽咽地痛哭一场吧,罗密欧已经下场了。至善剧组对原电影的关于韩加沛和林漪的情感线路的这一部分改编非常漂亮,她的哭、她的笑、她的默然、她的依恋——抑制不住的情感收买观众的心。原电影中那场雪中的戏,在黑匣子里纷纷飘落的白纸片中得以实现,灯光聚集在那一角,那种白雪带来的孤寂,一如既往的震撼。
 
 
 
 
 
 
韩加沛这个角色得到很好诠释。在平常的交谈中,韩加沛俨然是一个段子手,回归了现今学生的说话风格,仿佛令人触手可及。但当遇到感情戏的时候,一句句台词却又极富张力,有太多话想说的那种无言、因绝望而产生的那种双眼无光,韩加沛,是一个“住在心里”的人物了。也可见至善剧组的编剧确实实现了至善剧本中时代背景由美国二十世纪转换为中国现今的改动。
 
在至善戏剧节的特色剧中剧里,那场浪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那玫瑰、一千次晚安、朱丽叶在楼上道着的喃喃情话更是戏剧里的一份景致.....为了达到楼下与楼上的呼应,至善剧组特意安排了一位罗密欧替身,同样身着白色剧服,加之与楼下的韩加沛相配合,引来了现场不少笑声。
 
同时,其他演员也有不少漂亮的演绎。吴狄(吴楚凡 饰)撕下书本和协议书时的那种张扬,校长(张道辰 饰)在指责王老师的那种压迫感,以及昭夕(黄思敏 饰)、刑三宝(易宇曦 饰)等角色在面对抉择时的挣扎都为至善戏剧节此次作品得到了不少的演绎加分。
 
最后那场原电影中最令人动容的场景被保留了,王老师轻轻的步伐,还是那目光——走进那个曾经日日夜夜陪伴着的教室,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瞬间——相互碰撞,最终回归统一,伫立着......“O’captain,my captain!”所有孩子静静地凝望着王老师弱小的身影。教室的桌椅摆放已然为了正方向,相比之前的斜向安排,没有了之前王老师在课堂上的那种轻松融洽,但却更具有直面观众视野的冲击力。一间小教室已然是一场大戏。
 
 
 
 
 
 
我们一向惧怕死亡,因为死亡是必然的,而我们又对它茫然无知,面对它时弱小无助。就像哈姆雷特中所说:“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 但同样还有另一种恐惧: 人生的轨迹从一出生就被安排妥当清晰,就像一条未干的泪痕。人只能硬着头皮向前,理想、热血、青春在这条路上一点点消磨殆尽,最后只剩麻木的躯壳在这条路上不知疲倦的前进着。即使你用力敲击他的胸膛,试图听见他的内心,他的不甘,可到那时只能听见他的胸膛空空作响,哦,原来他的心也丢在这条路的哪个地方了。他会和他的父辈们有着相同的归宿,成为一样的人,他可以嗤笑那些在生活的围墙中撞得头破血流的人,嘲笑他们的茕茕孑立,踽踽独行,可以循规蹈矩不越雷池半步,在父辈的荫泽下衣食无忧;但他不会读懂有些人悲悯的眼神,悲是悲笼中鸟,悯是悯池中鱼。他的生活或许不能被称之为平庸,但必定平凡。而可悲的是,多少人不仅对此毫无恐惧,甚至直接将此定义为成功。
 
人类应当铭记盗火者普罗米修斯,那个即使明知会被众神唾弃,遭受高加索山上无尽的折磨也义无反顾把火种带给人类的神,因为在他心中人类是最富有希望的种族,所以他们理应享受光明,而不是在黑暗中沉沦。身为人类的导师,他责无旁贷。基丁老师也正是如此,他竭尽全力的为学生破除束缚,给他们的思想一个自由之身,给他们的视野一个无边界的空间,让他们冲破桎梏,踏出一条属于自身的路。诗,是一个载体,承载着理想、爱情、青春这些美好的元素,他教学生们读诗,作诗,赏诗,无非就是希望学生认清自己内心的世界,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就像剧中的韩加沛,表演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时的他光芒万丈,因为在那一刻,理想的蒙尘终于被掸去,绽放出耀眼绚丽的光。
 
或许时隔多年,当那个立志考入清华的孩子垂垂老矣,暮年回首一生,才会发现他当年为之欣喜若狂的一纸文凭在他的记忆里淡了,发现他当年为之倾注心血的一番事业在他的记忆里淡了。反而是那个吹着轻快口哨的老师的形象,那些在午夜公园畅谈理想的回忆让他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也许会挥手叫过膝下子孙,“孩子们,我教你们写诗吧!记住!要释放你的心灵,用你的想象力,说出跃入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即使是胡言乱语也没有关系。来吧,让我听听你们内心最精彩的世界。”
 
 
 
 
文案合作/Verge
文案 / 张莹 张天正
摄影 / 王雪铮 谢恩穹
排版 / 贾先沂
 
动图摄影 / 孙唯轩 周海纳
动图后期 / 王惠昊
 
动图合作/钢的琴影视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