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节第九场 格物书院——《H.O.P.E》

发布:艺术中心 2020年01月05日 点击:

木质的十四行诗于焉兴起| 格物戏剧节剧评

原创: Verge杂志 

 

 

木质的十四行诗于焉兴起

文案/ 邢蕾 孙子轩



 

听见海风声。海风里有悲鸣。一只海鸥被枪手打中,跌落,发出悲鸣。

 

奥兰多要把它写成一个叫妮娜的女人。

 

这将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剧本,一个送给奥菲利亚最好的礼物。

他和奥菲利亚,以及奥菲利亚的哥哥茂丘西奥三个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从小到大,奥菲利亚一直爱奥兰多,他也一样爱着奥菲利亚——把她娶回家,成为一家人,

在动荡的世界中安于一隅。责任所至,理应如此。

 

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也无法实现。

奥兰多的剧本没赚到钱,但穷困潦倒并不是生活的底线,这个时代里,躯壳的价值远胜过思想。

于是他们中弹,倒地,死去,被运往工厂。

 

天空如此遥远,好像要消失。

 

睁眼是工厂。

工厂的全名是心灵花园俱乐部——这也确实是一个能被称作精神净土的地方。

数百年前开始的科技爆炸接近尾声,

最后一点火星却重燃燎原烈火:人类终于拥有了成熟的改造同类的技术。

心灵花园俱乐部便是实现这些欲望和渴求的地方。

你可以重现逝去的故人,挽回变心的爱人,拥有关于“人”的一切

 

奥菲利亚的目标是快乐地活下去。

父亲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和人做朋友会受伤。

阅读,与机器人演戏是她为数不多与世界交流的方式。

 

今天却非同寻常。

莎士比亚的台词似华丽的绸,铺天盖地,漆黑一片的工厂里只有那个新来的年轻男孩脱离了语境,

独立地活在剧本外的世界。

他说:奥菲利亚,你不要闹脾气,你得好好活着。不是程序设定的话,他知道奥菲利亚的名字。怎么回事!

 

脚步声越来越近,奥菲利亚匆忙混入机器人群。

 

 

凯瑟琳娜有着数不尽的财富,希望拥有一个忠心耿耿,英俊又有思想的男人。

有思想的人不会彻头彻尾的忠心。

但安东尼奥做到了:删掉情绪,保留本性。

编号11072,原名奥兰多,是最完美的人类机器。

这个技术会赢得凯瑟琳娜全部的投资,届时,他不必做寄人篱下的小技术员,而是新纪元的开创者。

 

没想到奥兰多的本性不只写剧本,还有保护奥菲利亚。

计划失败了,女人愤怒地要求他们清除这个记忆中的奥菲利亚。

奥菲利亚像奥兰多心底的一块沥青,是流体,但要看到它滴落,等待一生也很难实现。

 

伸手触碰雪花。

每一片都发着惨白的光,变成了海鸥的尾羽,变成了绰绰人影,变成了纷沓而至的纸条,

合起来是烟尘,往事也如烟尘。湿透的烟尘跌落,每一粒都在呼唤着奥菲利亚,这个名字到底是谁?

奥兰多感觉自己在哭,但没有流泪。

 

再一次面对凯瑟琳娜,安东尼奥孤注一掷出自己的渴求,自然而然地被工厂抛弃。

沉浸于爱情的女人带走了奥兰多,愤怒的技术员恢复了所有机器人的记忆。

 

奥菲利亚在流泪。

血管充血,肌肉收缩泪腺分泌出的眼泪,分明被痛苦刺穿,她却在无血的杀戮中怀抱希望了:

人是能唤起情感的,他的离去让我悲伤,所以他是人;

人是具有情感的,我因为他的离去而悲伤,所以我是人。

 

她激动地把这份本源的爱告诉艾米莉亚——一个能思考,笑起来眼睛里有光的朋友。

但情感对于机器来说只是乱码的参数,艾米利亚冷冰冰的推开那个穿着白蓝色连衣裙,

踌躇表达爱意的姑娘,不断重复着:“他只是机器,只是机器。” 

混乱的推搡间,奥菲利亚失去了她第一个朋友。

 

奥菲利亚请求父亲赎回奥兰多:

“我们都是人,寻找爱人又有何不可?”

 

父亲再一次轻而易举地否定了她。

光能照明也会刺眼,艾米莉亚眼睛里依旧盈着碎碎的光,如同被割裂的星空,而语气却异常的冷酷陌生:

 

“奥菲利亚,把你的悲伤关起来。”

原来都是机器啊。

 

 

奥菲利亚知道自己属于父亲,属于工厂,根本没有什么哥哥,也没听过什么海鸥的故事。

但奥兰多冒死回工厂营救“奥菲利亚”的时候,她义无反顾跟随他去往外面的世界,

尽管他救的“奥菲利亚”并不是自己。

 

泅渡孤独久,任何灵魂都能做密友。

 

更何况这个灵魂敢许诺月亮,许诺鲜花,许诺真实的危险和幸福。

 

尝到是甜味。三个人隐匿于清野间,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日子。

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也不会松手。她攀住参天大树,拾着叶隙的光,决定开始新生活。

 

树却很脆弱。失去奥兰多的凯瑟琳娜抓住了逃亡的少年少女。

她同时求助安东尼奥,找到了另一个奥菲利亚——记得一切过往,哭着向哥哥和奥兰多求救的奥菲利亚。

父亲赶来,泥潭越陷越深。

误解与谎言交织如乱麻,集于一点爆发,一切都无可挽回地滑向深渊。

“二选一,只能活一个奥菲利亚。”

人也很脆弱。

菲薄的皮肤毫厘不到,血液在其下奔流,然后迸出。

枪口的火光暗淡了,沉淀为粘稠的红河,并流而不溶。

茂丘西奥挡在妹妹身前,而奥兰多冲向了奥菲利亚。

那个喜欢演戏,喜欢诗与歌的奥菲利亚,和自己心爱的妹妹重名的奥菲利亚。

 

世界始终是完整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分别不过是顽固的幻觉。

奥菲利亚明白自己不是工厂主的女儿。

她植入了工厂主自杀的女儿的记忆,是现在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因祸得福,沐浴着“父亲”和凯西奥叔叔的爱,之前的记忆也无所谓了。

本应重置现实,忘怀这场闹剧。

 

但是所思所想是奥兰多。

父亲给予她新的生命,奥兰多给予她醒着生存的能力。

于是奥菲利亚终于作为真实世界的一部分活着。

 

去国十八载,近月以还,生而存在。

 

 

       格物书院在这次作品中融入了很多思考的辩题。一个有了人类记忆的机器人,是人类?还是机器人?

人类是靠躯体,还是记忆与认知?爱情的产生在于精神世界的契合还是躯壳的喜好?作为人类,对有情

感,智力,能独立思考的机器人的态度?机器人存在的意义是工具人么?奥兰多为什么会爱奥菲利亚?又为

什么在两个奥菲利亚面前做出抉择如此困难?现在带着这些疑问再回想格物戏剧节的作品,请深深的感受那

份内敛,婉转。

 

       舞台上相同装扮的机器,和一个身着连衣裙的少女,极度差异化的服装决定了整个故事人类与机器人的

同。舞台上的伴奏也非常巧妙的在合适的时间用声音渲染出兴奋,压抑,踌躇,彷徨的不同情感。巧妙的

景,无数相同的人在暗示着“我”和“我们”的相同。奥菲利亚的着装暗示了她的天使属性,像飞蛾追着光一般

探寻,渴求成为一个“人”,而无数不同性格的“人”也不断的粉墨登场。

 

       格物的灯光非常巧妙。机器人出场时闪耀着冰冷的机器质感的蓝光,即使奥菲利亚不断抗争也无能为

力。奥兰多和茂丘西奥两次身亡,台上都是刺目的红光。只有他们作为人而交流,场上才是温和的白光。

 

        格物的道具也很简单:机器人的椅子和悬在舞台上方的天幕。幕布的设计更是点睛之笔,无论是一开始

三人逃亡时切割舞台做为街区,奥兰多和茂丘西奥谈心时桃花源般的环境,还是奥菲利亚和艾米莉亚心灵的

沟通,父亲和奥菲利亚最终的和解。它们多次出现在转折点和情感戏中,几次下降的设计无比精妙。用翻滚

的浪潮渲染情节和人物心情的起伏。

 

通过这些外在形式,《HOPE》这部作品用精妙的表现开始和观众一同探讨这些问题。

 

     

       全剧用赛博朋克的背景探讨人与机器人。俱乐部本身就是一种畸形的存在。来这里购买机器人的人主要

目的是找回记忆,重新体验情感本身。对现有生活不美满和抱怨,在这里都可以解决。用机器人来体验情

感。真实到工厂主本身都相信了这点,制造出了奥菲利亚这个产物来寄托自己的思念。如此荒诞中又透出种

种无奈。奥菲利亚已经不是曾经的奥菲利亚,奥菲利亚又是曾经的奥菲利亚。

 

        人是什么?一个人更换的躯壳还是曾经的人么?这个类似忒休斯之船的问题,留了无限的空间与想象给

观众思考。当我们感受到是“我”在做决定时,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不然还能是谁呢?正如斯宾诺莎所言,

 

“我就是我的躯体、我的大脑和心中发生的庞大复杂活动的总和。”

 

       全剧有很多莎翁元素,正好呼应了男主奥兰多剧作家的身份和女主奥菲利亚热衷演戏的行为。两个奥菲

利亚只是同名。奥兰多如同约定俗成一般保护从小一起长大的奥菲利亚,但他的本质与茂丘西奥以及妹妹般

的奥菲利亚不同:他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剧作家,他不光是要活下去,还要活得有价值,有深度。所以当奥兰

多阴差阳错被热爱戏剧的工厂主女儿奥菲利亚爱上之后,他能感到精神上的共鸣,危急关头奥兰多通过面貌

认出了曾经的奥菲利亚,但他爱的是另一个奥菲利亚,在这样的两难之下的选择,奥兰多犹豫了。

 

       只有精神世界的共鸣,认同与交融才是爱情产生的基础。两个诗性的灵魂彼此贴近。他在剧中也说“你喜

欢了很多从前你不喜欢的东西,你变得更像我想象中的那个人。”活着,并且为所爱赴死,大概就是奥兰多本

人的英雄主义了。

 

       而奥菲利亚也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她拥有着进入工厂之前的自己和工厂主死去女儿的两份记忆。奥菲

利亚选择把她所知的一切告诉父亲:他之前的女儿只是意外身亡,并不是自杀。感情是无法用机器进行取代

的,要学会放下,学会认可,学会解脱。

 

       全剧探讨了机器人存在的意义,在剧中有无数人把机器人当做情感的倾诉对象,或者成为了一种宣泄情

绪的工具。思想的本质是信息的集合,然后被积累,交换,加工,面目全非。人为创造的不是心脏,而是苦

果。而千千万万的选择,也总是归咎于从心的一种。

 

 

“宇宙磅礴而冷漠,我们的爱渺小而闪烁。”

 

 

关注Verge媒体公众号

跟进北大附中第九届书院杯戏剧节

每天带来展演剧评与剧照

 

敬 请 期 待
 

感谢/ 格物书院剧组

 

文案/ 邢蕾 孙子轩

摄影/ 郝思涵 徐嘉佳

排版/ 李欣桐

 

动图摄影/ 朱文鹤